shiyi1888

【A/Z】【奈因奈短篇】青青子衿·悠悠我心(前)

光的最终幻想:

    短短十九数月逝去,不见新人笑,也未闻旧人哭。    


    天下俯首,而周身凄凄,寒意习习,竟然找不到一丝温暖。


    王者势必孤独,黯自一人立于泱泱大殿之间,眼神涣散,只因摸不清视点该聚往何处。


    大人,您在看什么。


    听说他还活着?


    已无大碍。


    为何——不来见我。


    恕臣不知,只怕顾及身份,不敢造次。


    我得到了天下,却得不到最想要之人!造次…他对我造次得还不够多吗!


    大人慎言,木已成舟,为防隔墙有耳…


    你也成为她派来监视我的一人了吗?


    微臣只效忠于该效忠之人,大人为成大业,还望…


    他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,是不是把我忘了,是不是…我要怎样才能死心呢…心死快成灰烬之时重又复燃,你明白这种充满渴望的绝望吗?


    微臣只愿霸业成就,不读人心。


    哈库莱特,你真是…好!好!好!


    (让我一个人呆着吧)


    只有此刻默契,只需要一个眼神,业已习惯的两人,各自明了。




    等那人再次站在眼前时,红眸之中只见清澈一片,并无波动。


    你好,我是地球联合军代表界塚伊奈帆,就我军被俘一干军士一事特来交涉,初次见面,请多多关照。


    你说…什么…!初次…见面…,我和…你!


    我不认识你,真的。


    你怎么可以把我忘了…!!!


    斯雷因失控狂吼,怒斥退闲杂人等,紧揪眼前人的领口。


    我不认识你。


    不可能。


    我不认识你。


    你骗我。


    我真的不认识你。


    你再胡说八道。


    我没学过撒谎,不知道什么叫胡说八道,你不要无理取闹了,速度谈正事,我的时间很宝贵。


    斯雷因难抑怒气,意料之中的一记耳光,而承受者丝毫没有躲避,依旧淡淡地看着眼前莫名其妙暴怒的金发伯爵。右眼有些充血,而左眼无碍。


    这样可以了吗?可以谈正事了吗?我是来和平谈判的,不骗你。


    哼…俘虏…


    日内瓦公约对火星人不奏效,可你不一样。


    你凭什么来跟我谈。


    凭你的内在依然是地球人,血浓于情,而你又是性情中人。


    这么肤浅的理由就想说服我?


    如果我说…我认识你,记得你,你是不是就会答应了呢?


    事到如今…


    我不会说的,我不想骗你,真的抱歉,或许我们见过,但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你是谁了,如果伤害到你,对不起。


    拿你自己来换,其他无需多言!


    怎么又…胡闹了…明明左眼告诉我,我不认识你。


    伊奈帆目送眼前之人,直到远去的背影消失殆尽,才察觉左眼隐隐作痛,竟缓缓流下一行细细的血泪。


    是装置坏了吗?


    那刚刚,究竟什么是真言,什么是谎语呢。




    你知道吗,每当我看到自己身上的痕迹渐渐淡去,心里总是特别恐慌害怕,因为那些都是你留下的——曾经深爱我的证据。


    你还记得吗,我的身上流淌着你的血液,在我垂死的那一刻,只有你在我身边,冒死为我输血,自己却昏迷了三天三夜。


    为什么…才短短一年多的时间…你不认识我,而你也不再属于我。


    你怎么可以把我忘了!怎么可以!!!


    我…情非得已…才伤害了你…


    自己尚且身不由己,莫非真要将心中爱花偷偷强行折下来求得成全吗?


    心中的思量愈演愈烈——


    他人愿武运昌隆浩瀚万世,而吾只愿倾尽繁华天下只为你一人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1)

  1. Hello Rabbit光的最终幻想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pzteamthree光的最终幻想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shiyi1888光的最终幻想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流言主义光的最终幻想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miga,光的最终幻想 转载了此文字